把握热点走向,尽在热点资讯网.
当前位置 : > 新闻热点 > 亚卫论坛 > 正文

亚卫论坛

2017-09-10 05:51:40作者:温庭筠 浏览次数:61905次
摘要:摘自亚卫论坛左非白点了点头,与唐书剑亲切的握了握手:“唐老,您好,这是我朋友洪浩。”“喂,左先生么?我是管易虎。”“妈的,你小子玩儿我?装作警察到我家里去?”龙展大怒。

说完,左非白一指点在李昊小腹穴道上,李昊疼的长大了嘴,“赫赫”出气,眼泪直流,连惨叫都发不出声音来。两人上前按响门铃,开门的是佛崇实。左非白摸着下巴:“我怀疑,是有人在搞破坏!”!

  从前有个对手,叫别人家的孩子……现在他们依然把我甩在后面

  小时候

  耳边总能听到父母嘀咕

  “你看看隔壁家的某某某,学习多自觉啊!”

  “我同事的女儿今年考上重点中学了!”

  ……

  别人家的孩子

  成了我们无形的对手

  今年新生季

  有的新生一入学就火了

  这些学霸就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!

  小编带你看看

  他们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?

  西北大学 范焱

  19岁的博士研究生新生

  范焱1998年出生,家乡在山西大同。他母亲是大同市一所幼儿园的老师,据她介绍,儿子从小就很聪明,一首古诗,很快就能背得烂熟。于是母亲在范焱三四岁的时候,就开始试着教他小学低年级的知识。到了范焱五岁的时候,父母决定让他试着直接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读。

  “刚开始非常吃力,不过后来逐渐适应了,就这么读下去了。”他回忆,因为年龄比同年级的同学小很多,所以学习成绩一直不算很好。“直到上了初三,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,才开始对学习产生浓厚的兴趣。”

  高中时期,范焱开启了学霸模式。“从那时候起,考试成绩一直是班里第一名,收获了一种成就感,于是就更加努力学习,甚至课间休息的时间,我都会用来学习。”

  然而14岁那年,范焱第一次高考成绩却不算优异。在与父母长谈后,他决定“卷土重来”。2013年,15岁的范焱以优异的成绩顺利考入西北大学地质学系。

  由于在校期间成绩优良,范焱获得了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的机会。本该保送进入硕士研究生学习阶段的他,却又选择迎接人生的新挑战――直接攻读博士学位。

  新生范焱笑着说:“所以说大家可能误解了,我是本科毕业后直接读博,没有那么厉害啦。”

  华中科技大学小王子(化名)

  17岁的硕士研究生新生

  提起小王子,身边的人都是赞不绝口。3岁入学,小学跳过两级,13岁考取中国矿业大学,17岁保研至华中科技大学统计系。曾在中国矿业大学荣获国家奖学金、校一等、三等奖学金,2013级学生军事技能训练先进个人,2014至2015学年度中国矿业大学优秀共青团员,2015至2016学年度中国矿业大学五四优秀青年。在2016年国际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中,荣获团队二等奖。

  大一暑假时,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,小王子经老师推荐参加了华中科技大学的的暑假夏令营,十余天的日常活动,但在她眼里却充满了探索的快乐。“在这次夏令营中,我结交了许多好朋友,也认识了我读研的恩师段老师,在我选择保研这条道路,恩师给了我很多建议,指引我不断成长。”为了能够顺利实现自己的目标,小王子每年暑假都会参加华科举办的夏令营,提前了解华科,了解自己的学术发展方向。

  当谈到自己将来的学术理想时,她说出自己的规划:“如果不出意外,我应该还会继续读段老师的博士吧!”

  清华大学 盛一博

  13岁的本科新生

  盛一博是今年清华录取的年龄最小的新生,出生于2004年,在今年5月刚满13周岁。

  盛一博成长于一个教师家庭,担任高中物理老师的父亲在很大程度上培养了他对物理的兴趣。盛一博说:“一两岁的时候,母亲经常抱着我到父亲的课堂上旁听,也算是从小就有这样一个物理学习的环境吧。最大的爱好是物理,希望以后能当一名优秀的工程师。”

  对于“清华”“神童”“学霸”等标签,盛一博谦虚地表示:“我就是比别人勤奋一点,还没有到神童这个程度。”

  同龄人还在读初中时

  他们已经抢占了大学校园

  大家不要失落

  当你要开始努力的时候

  一定为时不晚

  我们一起加油

  赶超“别人家的孩子”

  综合整理自微信公号学术中国、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、央广网

进了山洞,众人都是小心翼翼,不过奇怪的是,一路上也没有受到什么困难。“哈哈……说的也是,不过我们先出去再说吧。”林玲道。到了晚上,高媛媛的父母终于火急火燎的赶到了。。

其余三个随行人员也有些骚动了起来,其中一个叫道:“小姐,不然……我们先退出去吧?”就算你再有钱,想要移民去红日,那也不是简单的事情,因为人家并不缺钱,缺的,是科技。两个警察冲进办公室。“额……”陆鸿钢心神摇曳,心有所感,不过他也沉得住气,并未声张。。

陆鸿钢急忙叫人前来钉上木桩,然后问道:“现在咱们怎么办?”“说出来,我可以保你回到华夏,接受法律的制裁。”左非白道。“咦?”左非白蹲下身去,查看地面。!

洪天旺喝道:“王铁林!你好歹也是一家之长,怎能如此行事?”道心想要上前帮助法随,鸭嘴兽骑着老虎,老虎直接扑向道心,道心只得向一旁避让。左非白心底涌出一股寒意,他发觉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,道灵的脸也变得有些模糊。!